42岁退休身家183亿,他活成了打工人梦寐以求的样子

“我是农民的孩子,只会拼命工作。”

文丨华商韬略 杨 凯

从清华到校内网,再到美团,王兴说,“他是携手创业的搭档和并肩作战的战友,更是可以思想碰撞、灵魂对话的一生挚友。”

1997年8月底,从龙岩一中保送到清华的王兴,认识的第一个人就是同宿舍的王慧文。

一个宿舍有两个姓王的,而且王慧文年龄稍大,所以大家都习惯叫他“老王”。这个称呼沿用至今。后来在美团,大家也都习惯叫他“老王”。

中学时代,王慧文是标准的学霸,但他却觉得自己是“中国教育的典型失败案例”。上大学后,他厌倦了读书、考试这套程序化的”好学生”路线,决定换个活法。

王慧文爱上了打电脑游戏,而且经常通宵,是班里有名的学渣。

睡在上铺的王兴也是个学渣,痴迷社团和创业,无心学习。

两个学渣成了最好的朋友。

王慧文后来回忆说,两人的成绩一直很稳定,他排第三,王兴排第五,倒数的。

▲王兴(左三)、王慧文(右二)

两人还合伙凑钱买了一台电脑,王慧文用来打游戏,王兴则用来捯饬社团和创业的事儿。

王慧文在打游戏的时候常常觉得别人的游戏做得不好,萌发了自己编程做游戏的念头。王兴告诉他,自己高中的时候也想过做程序员,后来想法改变了,想创业。

在王兴的耳濡目染下,王慧文也产生了创业的念头。

二人没事儿就泡在水木清华BBS的创业版上。王慧文记得,当时有人说,电商面临的三大障碍是信用障碍、支付障碍、物流障碍,两人聊到兴起,大晚上跑到宿舍楼顶讨论三大障碍如何解决。

就这样混到了毕业。家境殷实的王兴决定出国留学,因为成绩不好,最后去了在美国排名60开外的特拉华大学。王慧文则被保送到中科院读研究生。

王慧文依然没有放弃创业的念头,一度打算放弃保研,直接创业。虽然最后极不情愿地去读了研究生,也是每天泡创业的论坛,读商业相关的书,时刻为创业做准备。

大洋彼岸的王兴和他一样,无心学业,时刻惦记着创业的事儿。

2003年,全球首家SNS(社交服务)网站Friendster在美国上线,并迅速走红。王兴觉得,这是一个改变信息传播方式的巨大机会。

他马上给自己的五个同学、朋友发了邮件,邀请他们一起创业。五个人里,只有两个愿意加入。一个是下铺的兄弟王慧文,另一个是高中同学赖斌强。

对于王慧文来说,这个决定最为艰难。王兴家境殷实,赖斌强则在广州做了几年码农,也有一些积蓄,唯独他的经济状况最糟糕。

决定弃学创业的时候,他的全部家底只有2000元,入股的几万元都是借来的。创业3年,他前后欠了20多万外债。

即便如此,他还是第一个同意。

2004年3月,他们租下清华往东3公里的海丰园小区一套三居室,在客厅摆上3张办公桌,卧室摆上3张行军床,正式创业。

两个月后,办完离职的赖斌强北上会合。扔下行李,他迫不及待地问:“产品在哪,给我看看?”

两人木木地说:“产品还没有,我们在学编程呢。”

就这样,三人的草台班子一边学编程,一边做开发。赖斌强负责前端代码,王慧文负责后端代码,写代码水平最差的王兴负责市场调研和产品设计。

经过4个月昏天黑地的开发,第一个产品——社区网站“多多友”,终于出炉。

对六度空间理论深信不疑的王兴,坚信这款产品大有前景。

但现实是,两个月过去,这款软件依旧无人问津。

仿照美国Invite网站做的活动邀请网站“电邀”、拼音输入法软件JustInput、在手机电脑间传文件的Wap中继站、仿照谷歌地图的地图项目、帮在国外留学的游子打印照片寄给爸妈的“游子图”……接下来的日子,三人尝试了不少新项目,几乎每两个月就要换个方向,却无一成功。

与此同时,成立于哈佛大学的Facebook迅速席卷美国,让他们看到一丝曙光。三人干脆决定将“多多友”改版,全面模仿Facebook,连UI都是照抄的。

2005年12月,校内网正式上线。

这一次,他们吸取了多多友缺少推广的教训,开始大力做推广。花3000元赞助清华大学电子系学生节,让学生注册校内网抽奖获得门票;春运期间租大巴免费送学生去火车站,必须注册校内网才能参团;到校园里到处贴海报……

就这样,到2006年3月,校内网收获了惊人的一百多万用户。

与此同时,校园SNS开始席卷全国。毕业于北大的沈文博做了“底片网”,复旦的做了“饱蠹”,人大的做了eDorm,北航的做了looface,中山大学做了亿友,李肇星的儿子从哈佛归来做了dorm99,耶鲁MBA的张帆夫妇做了“占座网”,斯坦福博士做了“间操”,陈一舟的千橡做了5Q网……

尤其是千橡和占座网,一个有巨额资本支撑,一个有政府扶持。反观校内网,只有十来个人的团队,挤在一个百来平米的民房里。

一边是越发激烈的竞争,另一边,随着用户量的剧增,服务器和带宽撑不住了,校内网一天到晚崩溃。团队的钱已经花光,如果再没有融资,就办不下去了。

王兴开始四处找投资。一开始接触的是红杉资本。

三个毫无经验的年轻人,拿着一页纸的商业计划书就去了,而且还半道搞丢了,最后临时在红杉的办公室手写了一份。

那时候,他们对商业模式、如何变现、盈利,以及未来的发展方向一头雾水,天真地以为只要把用户规模做大,就一切万事大吉。

结果可想而知。

那一天,360创始人周鸿祎也在场。据他回忆,当时的王兴一脸冷漠,言语傲气,根本就不像来融资的,他断定这个团队不接地气,一定会失败。

于是,周鸿祎建议红杉投了校内网的竞争对手占座网,投资规模高达500万美元。

就在王兴等人走投无路之时,竞争对手千橡的老板陈一舟主动找上门来,报价千万,要求收购校内网。

▲陈一舟

一开始,几个心高气傲的年轻人拒绝了收购。

几番接触下来,团队内部产生了很大分歧。王兴持中立态度,偏向卖掉;赖斌强觉得继续背负巨大债务创业,压力山大,希望卖掉;王慧文则认为苦了这么长时间,终于抓到这么一个好项目,做成的可能性非常大,如果就这样放弃太可惜,强烈反对卖掉。

争吵了两个星期,团队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加上陈一舟提高了报价,最终还是决定卖掉。

2006年10月的一个深夜,王兴和王慧文赶到人寿大厦签下合同,千橡互动集团正式收购校内网。

自己亲手养大的孩子,又被自己亲手卖掉,那种感觉难以言喻。当晚,大家一起去吃夜宵,全都喝醉了,大哭一场。

就这样,王慧文结束了第一次创业,算不上成功也说不上失败,只能说是充满遗憾。

那也是他第一次“退休”,28岁。

后来的事实证明,他们确实错过了一个大机会。

拿到校内网后,陈一舟将其与5Q合并,两年后,拿到了孙正义的4.3亿美元投资,正式更名为人人网。3年之后,人人网上市,上市首日市值超过70亿美元,成为仅次于BAT的中国第4大互联网公司。

多年以后,再谈到校内网时,大家早已云淡风轻。王慧文反而觉得这个遗憾对自己的人生是件好事。在接受《财经天下周刊》采访时,他说:

“如果校内网做成了,我会变成让别人非常讨厌的人,刚愎、自负,因为挫折,所以我才懂得反省自己,能更理智客观冷静地看待自己。”

卖掉校内网后,王慧文一度迷失自我。

校内网最终卖了1600万,一人分了几百万。那是2006年10月,北京房子均价每平米只有7100元。王慧文拿钱在北京和大连老家各买了一套房,然后开始了纸醉金迷的生活。

那段时间,他夜夜去蹦迪,不醉不归。这样的日子过了半年,他觉得这种“土豪”生活,枯燥、无聊。

此时,赖斌强正在环游世界,王慧文也跟着一起去了。

1年后,王兴打算重新创业。他打电话给王慧文和赖斌强,结果被一口回绝:“你先搞吧,我们还没玩儿够呢。”

旅游回来,回看曾经的经历,王慧文觉得还是得创业,于是拉着同学陈亮一起创办了新公司。团队先是做了一个类似FriendFeed的产品,后来又做了一个聚会网站,但都失败了。

2010年4月,淘房网上线。这一次,王慧文孤注一掷,把两套房子都卖了,出售校内网的剩余资金也都搭了进去。

淘房网一开始很顺利。2010年6月1日,在淘房网结束两个月的内测正式上线当天,他们就收到了来自房地产经纪人的第一笔收入——600元。两个月后,淘房网签约6000名经纪人,网站收到了1.8万个对经纪人的评价。

然而,淘房网面临的竞争非常激烈。新浪乐居和搜房网已经上市,如果不能建立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很难在市场中占得一席之地。王慧文投了非常多的广告,但效果并不理想。

彼时,王兴在经历了海内网和饭否的失利后,创立了美团,正在和其他豪强厮杀。

当时,有记者问王慧文,日后是否会和王兴重新携手共同创业。

“我们处于完全不同的市场,这两个市场之间基本没有结合点,这种情况下要合作的可能性跟我和张曼玉结婚的可能性差不多。”王慧文笑道:“我跟张曼玉结婚的几率有多大?虽然她还单身。”

嘴上虽然这么说,身体却很诚实。

2010年底,淘房网发展遇阻,王慧文找到王兴,希望他能提供一些建议和帮助。

回去后,王兴给他打了个电话:“你就别搞了,我这边发展挺快的,也比较需要人,你们来吧。”

王慧文二话没说,把淘房网连同域名taofang.com卖给了58同城,带领整个淘房网团队加入了美团。

后来被人问到为什么不做淘房网选择加入美团时,王慧文说:“他人比较正直。这是非常重要的基础。”

末了,他才吐露真心话,“其实你能猜得出,总不至于说这个人很傻,但是我愿意。”

就这样,阔别4年,王慧文和王兴这对老搭档顺利会师。

后面的故事早已耳熟能详。王慧文帮助美团在“千团大战”中顺利突围,后来又创立外卖业务。美团的每一次重要战役,几乎都有他的身影。

2010年的12月18日,王慧文加入时,美团刚从五道口的华清嘉园搬到东华合创,公司不过两三百人规模。10年过去,美团已成长为市值第三大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市值1.64万亿港元。

而曾经收购校内网的千橡如今早已退出了主流互联网的舞台。

从创业屡屡失败,到成为美团的2号人物、王兴背后的男人,究竟是什么成就了王慧文?

在今年年初的内部信里,王慧文把这些成绩归结于时代的恩赐:“感谢伟大的时代,我生于1978年,是改革开放的同龄人;在我开始厌学的时候,大学宿舍通网,因此赶上了互联网最精彩的20年。”

他感谢了家人的支持、同事的帮助,还感谢了王兴:“感谢兴哥,跟兴哥同宿舍是我生命中另外一个巨大的运气,兴哥帮我的人生打开了一扇窗,给了我舞台和机会,在每个关键选择里指出了正确的方向。”

在提及自己时,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我运气实在太好”。

倒是王兴在回信中给了他很高评价:“美团精神,老王身体力行,堪称典范。”

运气确实是一部分,但绝不是成就王慧文的全部。

事实上,在平时的一些演讲和讲话里,王慧文也有意无意地透露过自己身上一些有助于成功的因素。

比如,2020年9月16日,王慧文回到清华发表演讲,主题是“设限的人生”。他一共讲了三件事:

第一,发现规律,坚定地应用规律。王慧文说当初做校内网之所以比多多友成功,用户活跃度甚至比Facebook还高,正是因为遵循了行业发展规律。

第二,社会最稀缺的是“π型人才”(复合型人才)。王慧文说正是当初连续创业,不断尝试新事物,将他和王兴逼成了“π型人才”。事实上,当一个人在两个领域里面有认知的时候,他产生的威力不只是1+1,是1后面加个0。

第三,快速学习能力是核心竞争力。美团在筛选人才时,除了“炼心志”,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求年轻人要有快速学习的能力。

事实上,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王慧文本人从未提过:拼命三郎式的工作态度。

在美团的10年,王慧文每周六全天开会,周日半天高管会,留给自己的时间只有一个下午。即使加班到凌晨两三点,第二天早上九点照样准时坐到办公室里。

王慧文向外界和美团内部员工展现的,永远是一副精力充沛、充满激情的样子。

2013年,后来的亿欧网创始人黄渊普曾去美团做过研究工作。黄渊普只做了一个月,他对王慧文的印象只有一个:一个满脑子idea的拼命三郎,怀疑他是单身,这种人似乎只适合单身。

实际上,王慧文早就有了家庭。只不过,他几乎把所有热情和精力都放到了工作里。

他经常会开玩笑地说:“我是农民的孩子,只会拼命工作。”

“今年12月18日是我在美团的十周年,这十年激烈精彩,不负年华。届时我将退休,换一个人生轨道和生活方式。”

年初,美团宣布王慧文决定在2020年底退休的消息。当时,很多人非常吃惊,不理解。王慧文才42岁,尚处于职业生涯巅峰期,为何要选择激烈勇退?

他在内部信里说了很多理由,比如不能处理好工作与家庭、健康的关系;个人兴趣散乱不稳定;不爱管理;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也一直担心人生被惯性主导,怠于熟悉的环境而错过了不同的精彩。”

“君子不器”是王慧文的人生原则之一。

“君子不器”即君子不是一个器皿,人不要搞自我定义,自我定义就是自我设限。

他曾用“基因突变”举例解释“君子不器”,基因变化变错的概率比变对的概率高几百万倍,所以大家都很恐惧基因变化,抵触变化。

但王慧文认为变化不可怕,自我设限才最可怕。“一旦变对了呢?一旦长出翅膀了呢?”他说。

事实上,王慧文从未给自己设限,这些年他一直在尝试做不同的事情。

读书时,他明明是学霸,上大学后却偏要做学渣,换个活法。

在清华大学电子系,他学的是硬件,却偏偏要创业做互联网,编程是现学的。

在美团,团购、外卖、到店、到家、出行……甚至连公共关系、客服、研发等业务他都负责过。王慧文可以说是美团的探路者,正是他的不断尝试帮助美团不断扩宽边界和想象力。

工作之外,他的兴趣爱好广泛。有人说王慧文是美团首席段子手、作家、诗人。

在王慧文的朋友圈里,总能看见他分享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比如:是不是20世纪在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领域都没有出现过大师?如果地球上没有美洲,哥伦布的船直接西行到了亚洲,今天的世界格局又会是什么样子?为什么射雕英雄传的五绝里只有反派欧阳锋没有广招门徒?

他曾在采访中提到《万历十五年》的作者黄仁宇,“48岁才开始研究历史,60岁成书。很多人就是自我设限,导致最后没有达成原本可以达成的成就。”

数据显示,连续减持后,王慧文仍持有超过5600万股美团股份,身价约28亿美元(183亿元人民币)。同时,他还拿着美团第一高薪,2019年总薪资达到1.49亿元,大约是王兴的27倍。

但他还是选择放弃1.5亿年薪和在美团建立的江湖地位。

君子不器,不自我设限、也不沉溺过去。42岁的王慧文,人生的下半场才刚刚开始。

从阿里十八罗汉到合伙人,从腾讯五虎到刘炽平、张小龙,再到今天的王慧文,互联网大公司在重塑产业经济的同时,也在加速改变人们的就业和创业观念:干大事、创大业、赚大钱,不一定非得当传统意义上的老板。

当不当老板,是不是创业,已经不再是一个简单的职务与分工形式所能决定的。全力以赴于自己所从事的事业,打工即是创业,创业也是在为他人和社会打工。

“宁当鸡头,不做凤尾”,以及传统意义上的老板还是打工人思维,在今天的大分工与大合作时代,已是不合时宜。

今天,人人都是自己的老板,也人人都在为他人打工。

延伸阅读

https://dy.163.com/v2/article/detail/FU57TIIR0531M1CO.html

美团组织架构大调整

《晚点LatePost》独家获悉,2020年12月18日下午5点,美团发布内部信,宣布新一轮组织结构调整。

这次里程碑式的调整中,美团成立了新的战略级部门——中高管发展部,由美团联合创始人穆荣均负责。中高管发展部面向美团中高级管理者,统管干部培养发展、选拔调用、评估考核、激励等。

此次调整,旨在加强年初提出的领导梯队建设,重视内部人才的培养。今年1月,王兴在内部信中提出,决定启动 “领导梯队培养计划”,推动人才盘点、轮岗锻炼、继任计划等一系列工作有序开展,为人才梯队培养提供组织和制度保障,为员工和公司共同发展创造更好的条件。

年初内部信中还增补了郭庆、李树斌为S-team(Senior team,美团最高管理决策机构)成员。郭庆于2014年3月加入美团,主要负责酒店、门票度假、民宿等业务。李树斌原为垂直鞋类电商公司好乐买创始人兼 CEO,于2019年12月加入美团,出任副总裁。

在业务部门的调整上,美团将服务体验部、美团搜索和语音的相关团队,调整至美团平台下,由李树斌负责,向王兴汇报。

原来的 AI平台拆开,部分业务与交通事业部合并,组建新的平台部门——智慧交通平台,负责 LBS基础设施建设,包括交通、地图、无人车配送,视觉智能等。负责人为夏华夏,向王兴汇报。原 Al 平台下的无人机配送,调整到家事业群,负责人向王莆中汇报。

此外,李树斌、张锦懋分别被任命为产品委员会、技术委员会主席。夏华夏被任命为新成立的 Al 委员会主席。委员会也是人才培养的重要机构之一,独立于业务部门之外。

美团正处在发展的关键时期,此次架构调整可视为这家公司的一场组织进化。

于内,美团目前已拥有近6万名员工,管理的难度和复杂度都极高,中高管发展部的设立可以用来保证美团整体战略的统一和文化的延续性。

于外,美团面临着多方竞争,本地生活领域有下定决心要打必赢之战的阿里,社区团购领域有疯狂投入的滴滴和拼多多,酒旅领域有携程。更清晰的组织结构,能够保障团队在执行管理快速反应,更灵活地应对竞争。

【参考资料】

1.《美团王慧文:很少人知道自己在愚昧之巅》笔记侠

2.《一战赚了1200亿,恐怖的王兴!》何加盐

3.《“多面”王慧文》朱晓培

4.《九败一胜:美团创始人王兴创业十年》李志刚

——END——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责任编辑:于正心_NB15800)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95leto.com/1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