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芯片人才速成班:一年增加几万CEO,文科生也能入行

作者:时代财经 卢洁萍 编辑:史成超

半导体行业的浮躁之风与日俱增,芯片烂尾余震还未消除、囤货炒价潮持续发酵,如今一场关于芯片人才速成的疯狂“戏码”又在上演。

在半导体行业火热发展的幕布之下,融资数额上百亿的芯片项目密集落地,企业间高薪挖角的新闻愈发吸人眼球。打着高薪且缺人的旗子,一批号称“4-6个月培养芯片设计人才”的培训机构陆续冒头。

文科生零基础可报名,大专生学完保就业且月薪起码过万,更有甚者,承诺零基础学员学完课程可实现年薪30万元。但真实的情况是,集成电路行业过去薪资普遍不高,30万年薪已是高管水平。

不过,培训班出身的“速成生”也并非没有用武之地,大批芯片培训机构冒头的背后,是日益膨胀的人才需求和高校供给稀缺之间的矛盾。

时代财经多方走访发现,一些用人单位已经开始接纳“非科班”人才,或者主动将员工送往机构进修。不过,大部分速成教学模式培养的“人才”仍停留在技工层面,真正稀缺的高端人才仍然是制约芯片行业发展的关键要素。

神奇的培训机构:文科生也能入行,年薪可达30万

“我是文科生,对数字电路一点都不懂也可以学吗?”

“文科生也可以学,我们80%以上的学员都是零基础的。”面对时代财经的疑问,北京智芯融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芯融”)负责招生的李会森没有迟疑地回答到。

“只要跟着我们课程学,周一到周五每天投入至少2个小时,快的基本4个月就能完全学出来,相当于拥有1-2年项目经验,达到独立设计项目的水平,也能去企业独立完成工作。”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智芯融成立于2019年,围绕芯片设计、人工智能、软件无线电、CPU等领域进行科技研发,以职业培训与教仪为载体,通过芯片人才培养计划和高校新工科师资建设,打造芯片产业软硬件“生态系统”。目前芦珂任智芯融法定代表人,认缴出资1000万元,目前实际出资0元,参保人数0人。

而智芯融官网显示,它与武汉大学、中国矿业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中船重工等均为合作伙伴,推出的产品有高速AD采集模块等。

“我们有三家主体公司,北京智联融合教育咨询公司成立于2011年,之前主要做芯片设计研发。智芯融则从2019年开始进行FPGA(一种半定制电路)和IC(集成电路)设计人才的培训。”李会森介绍。

不过,天眼查同时显示,北京智联融合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是由北京非常广告传媒有限公司在2014年改名而来,最初的经营范围为设计、制作、代理、发布广告;企业策划;承办展览展示;会议服务等。

目前北京智联融合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芦珂,参保人数同样为0人,由郑豫红在2011年实缴出资1000万元,郑豫红在2020年9月不再是北京智联融合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自然人股东。

另一家关联公司则是北京智能芯片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经营范围为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推广;销售计算机软硬件及辅助设备、文具用品、通讯设备、仪器仪表、电子产品等,参保人数9人,法定代表人为庄绪勇,认缴出资1000万元,实缴出资0元。

目前北京智能芯片科技有限公司推出的产品有标准PMOD接口摄像头、高速DA转换模块、音频模块等。

根据李会森介绍,目前智芯融主要有《FPGA硬件及RTL设计(初、中、高级)》《IC基础设计》《RSIC-V CPU设计》三个课程,30%为理论知识学习,70%为项目实践,周一至周五采取线上直播加录播的形式授课,面对大专及以上学历招生。

这些课程分为基础班、初级班、中级班和就业班。其中,中级班和就业班可安排就业,中级班只有《FPGA硬件及RTL设计(初、中、高级)》,费用18000元,就业班则还包括了《IC基础设计》《RSIC-V CPU设计》两门课程,费用为25800元,可采用分期方式付款。

对于完全零基础的学员,智芯融会先教授部分数字电路和模拟电路的基础知识,才会开始正式进入主课。

“现在企业招聘都是需要项目经验的,我们公司本身就是以芯片研发设计为主,所以可以带着学员培训项目,也会安排就业,我们跟全国100多家公司都有合作。”李会森表示,智芯融毕业学员多就业于科技类公司,芯片验证、设计等方向都可以选择。“工业化控制、航空航天、人工智能、5G、物联网等领域都需要FPGA工程师,就业面特别广。”

学员还需要通过结业考试,即针对企业在实际工作时做项目会应用的问题进行考核,通过后将会颁发证书。“我们和紫光同创、凯视达、华为等公司都有合作,比如人才输送计划。另外,我们还有一些项目合作,像华为都会从我们这里采购开发板。”

不过,该机构打出的招牌中,最吸引人的还是薪资。

“只要全程跟下来,就业肯定没问题。”李会森表示,本科学历学员在一线城市工资起码月薪1.5万元,大专学历则为1.2万至1.5万元,如果在行业中待个三年左右,年薪基本在20万-30万。“我们到现在已经开了11期教学,一期三个班,一个班30人,累计学员近千人。”

类似智芯融这样,号称可以快速培养芯片人才的并非孤例。深圳明德扬科技教育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德扬”)的招生人员吴光伦同样对时代财经表示,完全零基础的文科生学员,可以通过6个月的线下FPGA课程培训学习,掌握2-3年的工作经验。

不过,对于零基础直接报名线下培训班,吴光伦语气又稍显犹豫。“说实在的,不建议零基础去报名培训班。虽然我们零基础的学员非常多,不过弃学的也不少。因为FPGA有一定门槛,需要很多知识,要学的内容很多。”

但随后吴光伦也表示,零基础的学员可以先在线上学习他们的《FPGA至简设计原理与应用》课程,入门了解一下。该课程时长12小时,包括FPGA简介、开发流程、综合和仿真、数字进程、状态机规范等48小节。他说,此课程大概2-3天能学完。

“感觉可以的话,可购买个200元的配套开发板上手练习,然后再考虑培训班事宜。”吴光伦说,“报名线下培训的话要先通过测试。我们课程有一套系统的训练,是流水式的学习,能按企业标准把代码规范化。现在线下班招生,公司和学员签订的是30万年薪。”

30岁程序员谋转型:学FPGA未来工资没有瓶颈

速成培训看似光鲜,但由于教学质量良莠不齐,网上对此类培训课程的投诉并不少见。

“都是托,打着芯片技术热的幌子,进行圈钱的游戏。最终的结果只有一个:白花了钱,赔了时间,什么都用不上。”有学员在网上吐槽自己的经历非常坑,学习体验并不好。

“招生老师说90%是直播,实际上基本都是录播,录课质量低到不能再低,报这个课程的大多都是对半导体芯片完全不懂的小白,但讲课老师录播只顾自己讲完。”

31岁的程序员杜枫已经有6年工作经验,2020年12月底,他报名参加了石家庄一家培训机构的FPGA线下课程。之前做Linux编程的他,也是“零基础”中的一员,他的焦虑在于时间。

“自学需要很大的毅力,工作后时间就是金钱,培训可以节省时间,肯定要以最快的方式学习。”

实际上,杜枫报名培训班之前自学过2个月,但嫌进度太慢。在筛选了好几个机构后,他才花费1.5万元,报名了目前这个授课老师更为“激情”的培训班。培训了大概40天,杜枫已将“基础”到“中级”的课程全部学完。

杜枫称,培训机构有很多,但要选对老师。“我之前也选了好几个培训机构,听了试听课,但觉得不行。有的机构学员学完,就直接在那里教课了。”

“工作中有的项目必须要FPGA和Linux联合开发,所以都要懂,这样可以朝着项目经理的方向发展,FPGA难度要比‘嵌入式(一种专用计算机系统)’高,所以我选择去参加培训。”

不过,对于培训机构学完课程后年薪30万的承诺,杜枫大呼“扯淡”。

“985、211的学生学完后进华为有可能是这个工资,但一般的人(有电子学基础的学员)从培训机构出来只能拿到8000-12000元月薪。不过,FPGA工程师后续发展很好,因为学的人少,难度大,干2年以后,工资过年薪30万很容易。”

杜枫直言在职业发展上曾走弯路,花两年时间做了单片机(单片微控制器,一种集成电路芯片)。“嵌入式如果做单片机,基本月薪2万元是天花板,做Linux驱动可以到3-4万元吧。FPGA技术是底层,这些东西不是一个干2年就能替代的工种,是越老越吃香。”

杜枫谈到选择学习FPGA的原因还提到,图像、视频、通信、医疗、金融、机器学习等领域都离不开FPGA和嵌入式。“那些35岁左右就会被淘汰的程序员,他们大多做的是应用或者APP前端。”

“电子相关专业的大学生可以去培训一下,这样出社会不会走弯路。”他认为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决定了后来的高度,而FPGA未来工资是没有瓶颈的。

用人方:这不是一个赚大钱的行业

从2020年开始,芯片设计公司业务负责人沈莉笙开始接触到一些参加过“速成班”的应聘者,并且已经有几位收到了offer,而她往年招聘的员工,有的只是实验室的项目经历。

她告诉时代财经,(培训经历)只是加分项,“芯片设计行业还是比较看学历的。”

将入职的几名员工也是微电子学专业的应届研究生,他们在找工作前报名参加了三到四个月的培训课。“本身学历就够,找工作前去学习一下,还是有帮助的,但零基础的话,想借此找到理想的工作,并不现实。”沈莉笙说。

“比如他是微电子专业的,想做数字电路业务,就会参加这些网上培训课程,因为微电子或者材料专业上手做数字电路是有点困难的,但也是相关专业,所以培训完后基本技能会清楚一点。”

但相比于培训课经历,沈莉笙还是更倾向于有实习经历的应聘者。她表示,培训课上的理论知识不是重点,基本上还是以小课题的形式进行,而实习,更能贴近行业里岗位的具体技能。

北京是卓科技有限公司从事基于极弱光监测技术的仪器研发、生产及运营,其董事长张景秀对时代财经表示,“没有模电和数电基础,不大可能做得好FPGA工程师。这种培训专门针对电子相关专业才有用。”

张景秀称,有电子学基础的不培训也招,没有基础的就算参加了这些培训班,也不敢招。“电子相关专业,大学本科以上且非常确定将来职业是研发的人,才适合参加类似的培训班。至于零基础、非电子相关专业的人,可以通过课程入门了解,但意义不大。”

和张景秀持相同看法的还有步日欣。他是天津市集成电路行业协会顾问,本科、硕士均为电子学相关专业。他告诉时代财经,集成电路并不是一个能赚大钱的行业,20-30万年薪已算高薪。“我在这行工作了十几年的同学,现在拿2万月薪都很正常,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本专业学生,毕业后做了一两年研发,就转去做销售,能坚持下来的并不多。”

“参加培训课,学习一两年后,可以做点基础工作,比如写基础代码、画电路图、做测试。”步日欣认为,“学完速成培训班后,做重复性的很细的工作是可以的,但这是技工,离半导体专业人才还差得远。半导体研发和软件开发不是一个层级的事。”

“年薪30万起码是能独当一面的水平,但有这能力的,不去培训班学习也可以达到这一工资水平。”张景秀称,“培训后,一个月一万多还有可能,但再往上,那靠的是真本事了。”

“应届生想通过培训课找到月薪3万以上的工作,基本不可能。” 沈莉笙也说,薪资水平看的是行业标准。“板级设计(板块设计、硬件电路)整体行业薪资低,如果能找到像芯片设计的岗位,可能薪资会有提升。

她建议应届学员去做人工智能,因为“人工智能行业收入远高于芯片设计。”

培训热潮背后:一年增加几万CEO

“30万年薪培训班一看就不靠谱,让人笑掉大牙。”

一名从业人员对时代财经发出类似的感叹。但不容忽略的事实是,这两年半导体行业整体薪酬确实保持增长,尤其是研发岗位,不仅薪酬稳定增长,人才缺口也越来越大,半导体行业高薪挖人的新闻更是引发不少人艳羡。

《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白皮书(2019-2020年版)》(以下简称《白皮书》)显示,2019年二季度到2020年一季度,国内半导体全行业全平均薪酬为税前12326元/月,同比上涨4.75%,其中研发岗位的平均薪酬为税前20601元/月,同比增长9.49%,高管类职位的平均薪酬为税前37834元/月,同比增长1.9%。

这与进入21世纪后,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迅速发展息息相关。

根据芯谋研究的统计,从2004年到2019年,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产值增加了20倍,集成电路相关企业的数量增加了近300倍,相当于每增加一倍的产值,就会增加15倍的企业数量,这就意味着,在这16年里,中国集成电路相关企业数量的增长速度已经超过了摩尔定律。

《白皮书》显示,按当前产业发展态势及对应人均产值推算,到2022年前后,全行业人才需求将达到74.45万人左右,其中设计业为27.04万人,制造业为26.43万人,封装测试为20.98万人。

而集成电路从业人数也确实在逐年增多,2019年就业人数在51.2万人左右,同比增长了11%,伴随薪酬日益提升,整个行业人才发展环境在逐步改善。

行业缺人,但培养人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从当前产业发展态势看,集成电路人才在供给总量上仍显不足,也存在结构性失衡问题,亟待通过集成电路一级学科,以及产教融合育人平台的建设,解决产教脱节、供需失配等问题。”《白皮书》如此显示。

芯谋研究首席分析师顾文军表示,在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过程中,浮躁风开始影响产业的发展,人才和工程师难找,耐心和静心都很难再有。

“安徽做水泥的公司、北京做饭店的公司、做海鲜的公司都来做芯片。每年做芯片的公司要增加几万家。中国一年之间芯片行业增加了几万个总经理和CEO。以前开会能够请到两三百个CEO,现在随便一个会议请几百个CEO太轻松了。”他说。

“随着形势的发展,人才的培养工作进入到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集成电路行业一直存在着‘二八原则’。这一原则也体现在企业运行当中,即基础性的工作需要更多的人参与。”中科院院士王阳元此前指出,但是最关键的20%,还是需要领军人物参与指导,其往往会是加速的决定因素,甚至促进“从0到1”过程的实现。

(文中李会森、吴光伦、杜枫、沈莉笙均为化名)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原标题:疯狂的芯片人才速成班:打着幌子“圈钱”,一年增加几万CEO,文科生也能入行)

(责任编辑:曹逸群_NB19194)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95leto.com/215.html